傳聞中的鬼,似乎都不是什麼黑道中人,其實可能是立場一致、但意見不一的你和我和他和她。爭取民主從來都不是一步登天,但一向講效率的香港人,就打從上周五開始計,至今的抗爭其實已有五、六天,無論每天瞓街的,還是鍵盤上努力的,或是追新聞的,身心都會累,總有人開始運用經濟效益的腦袋去計算到底這樣做有沒有成效,也有為了點收科而訂下短期可以袋住先的目標。而我不是政治人,也沒有政治頭腦,只好單純地相信,當我們還可以自由地走到街上表達訴求,已經是一件值得珍惜的事,何況今次可以超現實地在告士打道打橫行,在夏懋道天橋上曬太陽(當然也可以選瞓天橋底),呼吸沒有汽車廢氣的清新空氣,仰望蔚藍的海富天空。為了維護這個權利,所以我們繼續上街。

多你一個真係唔多,但唔行出去就是你自己蝕底。香港人,尊重自由,包容不同意見,大家都加油!


photo 3 photo 4 photo 5

齋妹來不及試食麥當勞限時供應的脆香素菇包和粟米批,原來限時在長洲太平清蘸其間供應,可惜。

茹素廿多年,自少就給歧視,如果連這種連鎖快餐店都搞齋餐,便是對吃素/齋人士的一種認同。經常給人問我吃齋還是吃素,事實上我完全不會分辨什麼是齋什麼是素,總之我不吃肉不吃魚不吃蔥蒜,至於雞蛋鮮奶芝士牛油就無問題,飛機餐我會選蛋奶素食 (Ovo-Lacto-Vegetarian)。加上我先是受宗教影響,所以姑且繼續用「齋」字。

回想從前中小學年代,幾乎沒幾多人會尊重發理解,當我說自己食齋,老師同學會投以奇異目光,當然午餐飯盒一定沒有我可以食的,出外吃飯總是頭頭碰壁,還試過聽到以為是最好的同學卻嫌麻煩於是不叫我吃飯而哭了一天一夜。

事實上在這個只有行街睇戲食飯的酒肉城市,因為不能吃的緣故我總是少了一些social life,因為當大家去吃大閘蟹煲仔飯炭爐燒烤時就是不會叫我。也有好意滿滿的朋友對我份外照顧:

「這裡有沙律啊」⋯⋯ 才十幾度的冬天,我今晚就是吃這些冰冰的菜了。

一檯吃飯,有心人為我點一碟羅漢齋炒麵放在我面前,叫大家不要碰因為整個晚上當大家筷子來筷子往的時候,我就只有它喔。

帶我到燒味店魚蛋粉或韓燒門前問「你看有沒有你吃的」,然後五、六對眼看著你等你作主,其實我好不好意思說沒有。

朋友們的好意我當然明白,要付出加倍體諒來看待我,實在不好意思。感激願意忍受與我同檯,而不是丟棄我這種minority不顧的朋友們。而願意跟我打邊爐的肯定是最好的朋友了,當那邊四、五對筷子打大交的時候,忍受我一個人霸了半邊爐,還要記著不要放肉不要加湯去齋煲,壓力可大。

現在時代變啦,為環保為健康吃素食齋變得普遍亦漸漸受落,什至抬舉成一種 lifestyle,不知幾有型!齋好漸漸抬頭啦!

今日vernissage沒看得完但我暫時的心水是:

20140514-231804.jpg
哪一幅?不是不是,是右上角那個。沒看到?給一個close up shot吧!

20140514-231820.jpg
夠subtle!不錯嘛!

其次是,PK的他:

20140514-231856.jpg

還有認識了新朋友,她叫Fanny:

20140514-231910.jpg

Absolut 的藝術酒吧,講真,最亮點其實真係杯 Absolut。

今天晚上登上還未正式開張而地面還滿是裝修圍板的銅鑼灣全新地標金朝陽二期 Midtown,即是 Jamie Oliver 開餐廳那座新商業大廈,聞說這裡有一層會繼續做 art space(未知是否就是這個17樓),今晚首辦就是一連五天的「藝術酒吧」(Art Bar)《Apocalypse Postpone》,每天晚上舉行 Live music & DJ 表演,還有幾個錄像裝置,以及戴上防毒面具和穿上一身白袍(疑似《紅Van》造型)的「表演者」行來行去的 happenings,場地佈置簡約貌似防空洞,大量米包配穀牛,燈光略帶科幻,末日為題嘛∼ 整個 setting 感覺是不錯的。

主角還是 Absolut,準確來說是 Nadim Abbas 與調酒師合作設計的限量特別版雞尾酒,四款末日 cocktails 從包裝到味道也頗吸引,尤其喜愛那命名為「2666: A Space Cocktail」的血漿,色素全靠紅菜頭,內含人蔘花茶、薑花茶糖漿、石榴、檸檬、苦艾酒等等,當然少不了 Absolut Vodka,聽落都好味啦!飲落味道當真非常不錯,值得 encore!blood bag 造型亦夠爆,我可以扮吸血鬼 Elena Gilbert 了!飲~!

毫無疑問 Absolut 在宣傳品牌之餘亦對創作及藝術的支持所以造就這個在香港發世界各地的 Art Bar Installation,然而未知是今次這個空間裝置的原意還是節目安排的忽略,除了 cocktails 的詳盡資料外,場內針對展出的藝術品資料基本上是沒有的,無論是演出單位的時間表或是錄像作品的基本 caption 統統都找不著,除非是策展人刻意強調整個裝置而低調處理各個個人單位的存在,否則這些藝術作品彷彿被埋沒並降格成空間甚至裝飾的一部分便有點可惜了。

在 Art Basel week 有幾百萬個展覽開幕酒會表演派對,在酒肉吃喝以外還能花上時間認真駐足深度了解每一件展出的作品可能比名畫價格更奢侈,但難得一周匯聚各地藝術界人士,收藏家也好策展人也好,即使能走馬觀花欣賞本地藝術家作品也算是機會,一點點重視會有幫助。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多得Art Basel(或之前的HK art fair),5月整個藝術界可以熱鬧得很瘋,從商業畫廊到文化單位,拍賣行到藝團和工廈,收藏家到藝術家,從中環灣仔蔓延到尖咀和柴灣,還少不了那些又富貴又高級的酒吧,先不談這樣的高雅藝術氣氛到底是怎樣回事,單是郵寄來的邀請函或宣傳品就夠填半個維港了,尤其某商場打孖寄來那張至少厚5mm的硬咭紙板,拿來做mouse pad嫌太硬,墊煲又不夠大,唯有狠狠地把它掉進垃圾桶,那刻我是覺得跟倒隔夜飯餸落垃圾桶一樣感到大嘥兼心虛!我明白你宣傳費夠多,但也小心樹妖來找你~

周五藝術中心收藏家藏品展Collectors’ Contemporary Collaboration開幕,晚上跟印尼策展人及藝術家吃飯,當中認識了印尼年青女藝術家Prilla Tania,她的創作用上紙張,對不同紙品產生興趣,買得多用得多於是她爽性學蔡倫研究造紙工藝,還不特只,她與友人找來一幅農地自家種桑樹。她更希望在三幾年內可以把這個自家項目發展成一個紙博物館,展示各式各樣的紙品,流傳手作造紙工藝,教孩子種桑樹,體驗學造自家紙。

沒錯,就是當現在什麼都可以隨手就買到 take it for granted 的世代,一百幾十元就買來一箱五大包 80gsm 的 A4 紙,每日在辦公室隨手按一個Ctrl-P + Enter就不知砍了多少棵樹的時候,Prilla 決意大費周張一手一腳從播種開始澆水施肥,花心神花精力養大一棵樹再用來造紙,這是環保教育,也是工藝的傳承。港孩不知道提子是有皮的,我們其實也不懂得紙是從什麼原材料造成。

真心感動的一夜,導演在鏡頭後或台上都感染了觀眾(儘管觀眾席上某某一向我行我素直腸直肚也忽然搖身一變純良綿羊!)管他主流另類商業獨立總之好作品好故事好節目就有好觀眾,提醒我做策劃時候應當回到節目本身,以為照顧公眾易入口或是太著重包裝反而輕視了本來精華所在。謝謝第十九屆ifva之星黃修平,以及映後座談主持陳志華,還有到場支持的觀眾,當然仲有一班可愛到底的同事,讓長期抗戰沒休止的星期十八添上無限溫暖歡笑。明晚7點正繼續ifva,馬拉松220分鐘一口氣跑十齣亞洲短片~

20140321-004934.jpg

20140321-004946.jpg

20140314-203110.jpg
除了ifva,還有art.ware。我們還未有正式公司/社團註冊,沒有什麼資金,更加沒有員工,幾年來都像寄生蟲一樣倚附在ifva Festival,做喜歡做的事,請來好玩的(及通常好看的,這點很重要)artists來,展現他們的作品是前菜,互動交流才是主菜,吃喝玩樂是最美味的甜品。吃喝玩樂不一定要大魚大肉開紅酒,最經典一次應該是幾個德國靚仔煮飯給我們吃了!這種人情味,媒體藝術把我們從老遠的地球另一端拉在一起,就是靠這股推動力,每年再繼續搞這種低成本創作⋯⋯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Join 863 other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