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有關梵高的歌曲 “畫意”, 王苑之演繹, 林夕填詞:

http://www.sendspace.com/file/a3pmjy

被人嫌怪 被人辭退 被情人騙去
絕望迫感情傻到留下耳朵 給情人做裝飾的怪客
誰受過客感動 還是覺得驚嚇
苦戀之痛全被抹殺

百病貧困 仍然無悔 未曾賣過 仍舊畫畫
只是為了呈現世間光明 來叫開心可散發
無視血色蒼白 忘掉過得蕭颯
色彩鮮暖全是自發

*你 聽過梵高吧 值幾多嗎
只有人家難表白(他那人格難剖白) 求存人人明白
看 他有權亂去畫 也許口袋 也不至一片空白*

畫完無數麥田和向日葵 贏到了後代的收藏研究
無奈有生之年才繡得出一個客
無奈那種勾捺 無奈那種筆法
一幅心血才值二百

萬人聚賞 萬年難買 藝術傑作
從未獲得當時留意 難道人死商業才計得到它價格
難道妥協一畫 難道放棄風格
跟風一下然後暴發
Repeat*

賣完又買 賣完又買 問誰定價 憑賣藝偷生
共誰會淪落到這精神病院關起的過客
能活到了筆劃 留下了他風格
很想清醒無奈病發
Repeat*

看 一個人的命 或者悲慘
他到臨終仍肯畫 仍然貢獻世間
看 他看長夜星空 哪種燦爛 顯得世間太蒼白

vanGogh

忽然想起我在愛丁堡時Dean Gallery正展覽Van Gogh作品, 牆上印著他最後一封給Theo van Gogh的信內一句, “Well, my work to me, I risk my life on it, and my reason has half foundered” (23 July 18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