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著發展、進步之名,我們被迫選擇棄舊迎新,清的都清拆的都拆,結果都把原來的東西連根拔起,連歷史和文化都給洗擦得一乾二淨當這邊廂大家拚命搶救兩個見證歷史的碼頭,那邊廂我們為早已被判處死於市區重建計劃之下的灣仔利東街作最後紀念,盡力留住一丁點屬於香港人的回憶

 

灣仔利東街的清拆計劃早於去年年底定案,所有地舖與商住單位業權全被收歸國有,過去鬧哄哄的喜帖街,如今只剩下空空的一條街巷,沒有了各式各樣喜帖式樣的櫥窗,只有標籤著「此乃市區重建局物業」的大門和冷冰冰的鋼閘。我們曾經盡力拯救,最終也沒法改變舊街的命運。既然死路一條,只好合力打堂齋做場法事,陪伴利東街走完最後的一段路,讓大家好好紀念它。

 

於是,何鴻毅家族基金、市建局及灣仔區議會贊助主辦了一個名為「灣仔—新光影傳奇」的相片展覽,展覽不是在傳統畫廊或藝術館內發生,而是灣仔利東街現場,以跨媒體投射形式,把一楨一楨由學生拍攝的照片以及文字感想,投射到舊街的建築物前、樓梯暗角、行人路上,讓整條利東街搖身一變,成為一個大型戶外展覽館。當投影機燈一亮,虛擬的影像與真實的場景互相重疊,香港的舊街故事再次在現場發生:印帖店招牌下出現了結婚照、樓梯間出現了鐵信箱、鋼閘前再次出現了聚集一起的公公婆婆的影像...

展覽確是予人留下深刻印象,戶外投影方式逃離了一般傳統攝影展的框框,每幅作品沒有固定在相架上,而是隨著時間流動而轉變,再加上音響和燈光效果作陪襯,以及參觀者本身對利東街文化背景的認知,令整個展覽產生多層意義。

 

原本好端端的特色舊街,由於放棄保留歷史和文化,我們也許只能靠影像投射的方法,才能把舊有的景物和生活再次活現於眼前。可是,記憶是生活中一點一滴的體驗,是活生生有血有肉的情感累積,相片和文字只不過是一種記錄,而不是生活記憶,單靠影像投射,是不會把生命再次灌注到丟空的街巷裡,當天一亮投影機一關,冷清的街巷就只會繼續回復冷清。

 

今天就讓大家暫時佔據利東街,把我們對舊區的回憶延續至來年(展覽期:即日至200712日,晚上6時至11時)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