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一些事一些人, 提醒了我, 其實一直未有好好整理自己的心情, 對於那突如其來的噩耗, 2年多了, 然而, 以為自己已經ok了, 但原來還是可以哭個豬頭, 謝謝你基斯杜化, 或許說得對, 是上天明知道我不懂得面對, 所以刻意安排我在那個時候走遠一點, 好讓彼此都好過, 讓我只會記得一個快樂的阿寶, 每一段快樂的回憶…

… 你會用右手手上的筷子夾著要吃的肉, 然後用左手手上的筷子夾著給我的素菜, 這招式不是為我而練習的, 但那份心意和照顧令我萬分感激

… soso不是要來殺 / 食的, 但你的刺身idea實在令我啼笑皆非

… 我說很久沒唱k, 你便向大家提出你想去, 但其實你不過在之前一天才跟朋友唱了

… 那麻漿冷麵, 剩了的你都會吃

… 那天, 給那似是搭檯的人弄髒了我的火鍋, 當大家都呆著不知如何反應時, 你在我耳邊說: 「待會帶你去吃甜品」

… 我給男朋友氣得要死時, 你叫我馬上來上海找你

… 你買曲奇餅給你的心儀女生, 都會多買一份給我

… 你的病要你早睡, 但最後還是怕我太晚歸要送我回家

… 我要聽的歌, 你翌日一定找來, “打碟”就成為了你的主要工作, 還一定找來我愛聽的

… 我病了, 你不知從那裡找來像人一樣大的熊人公仔, 捧來醫院給我

… 當你我都病了, 我沒有來探望你, 你卻來看我

… 你總怕讓人擔心, 那天早上你給我電話, 突然說你已經在醫院等待做手術, 但竟然不讓我馬上來, 只叫我下午才來買橙汁給你

… 你會在電療前後打電話給我, 談什麼無聊的, 而你表現得一點痛苦都沒有

… 我中大碩士畢業那天, 其實你辛苦得要死還遠度而來為我慶賀, 其實我該早意識到這個病不是你演繹得那麼簡單, 只是你太會為人設想了, 也太了解我不是個會處理的人

你消失了, 我又怎可能不難過… 16號愛人嘛~ 我知我從來都不是排第16, 多謝你阿寶… 我也愛你!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