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發現酒精跟咖啡對我起著同一種作用–份外提神,或者是我喝得不夠多吧!幸好雪櫃裡有一盒鮮奶,不過相信是我懶去加熱的原故,凍鮮奶原來沒法增強睡意,於是,不知不覺又聽到雀仔叫聲。

喜歡聽師姐的說話,我們把面對面馬拉松式的討論轉戰到遙距聯線上,我還是第一次跟你提著電話筒聊了這麼久,轉眼就兩點幾。很認同你說有關「function」的理論,每個人的出現每件事的發生都總有他/她/牠/它的功能,用功能這個詞可能有點impersonal,當應用在我們的生活上卻有著意思,相信這是某些哲學家也曾討論過的課題。師姐,你的故事看來發展得不錯,希望下周我會繼續聽到你的好消息! 🙂

喜歡跟N做朋友,可能是因為你給我的某種親切感,認識你卻催化了我重新面對寶的離開,那是在你不知情的情況下所發生的轉變。然而,你這個人倒有趣,很會製造空間令人思考,不像我那麼直腸直肚,到底是你的思想複雜,還是你積極地把自己隱藏在文字背後哩?或只是你胡說一通也不定!我搞不清也看不穿,這也許就是你凝造出來的一種另類吸引力。但願我們各自面對的危機,會隨著天氣好轉而雨過天青!振作啊!

一覺醒來,沒讀過紅樓夢的我卻記得這段文字:許多抉擇全在一念之間,提得起放得下,今年的冬天會很暖,寒夜過去就是明朝,何必庸人自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