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下午在觀塘某中學的press event上,見識到那位資深公關的技倆,不是貶義,而是我實在佩服她,卻未能看穿和學懂要怎樣做怎樣平衡才會被受這樣的尊重。有排學咯…

途經九龍塘又自自然然回到老家。包袱未有執好,卻在跟「老細」yuk又再一個不為意就吹水了一個多小時!:P 已經搬了好一些東西回來,卻還有兩小箱!還好,沒當年在audio room的情況那麼嚴重!hector笑說我在什麼地方都會放下很多東西,把某些空間佔有成自己的房間一樣!唔… 或者是吧,像是隻會四維便溺留下氣味的狗(或者,是貓,比較切合我),總是盡力營造一個似是讓我有歸屬感的地方,和似是令我有安全感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