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了一大碗水,還是覺得未有清醒過來。原來我早已喪失了某些求生技能,只因一直的倚賴和任性。最近很喜歡聽歌,口味也改變了一點,尤其愛上了把音樂愈開愈大,好像這就能把我的頭顱帶到另一個身體上,不大協調,但又令人奇怪地興奮。不禁要問:到底生活是應當充滿挑戰,處處尋找新發展,還是該平平安安,留在溫暖的小島上,不知外面的世界有多大多美,又或是多醜惡多恐怖。

流浪可不是家貓的本性,沒膽子的總是躲在角落,以為自己可以做的更多,然而未有走出房門已經心跳腳震,做不了半點好事,也作不了惡。

所以,只好留在冰鮮櫃裡。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