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天在佛羅倫斯,做了兩件艱辛的事,先是徒步由河的一邊走到另一邊然後再上山到Piazzale Michaelangelo去,聽說會見到Florence全景,與及看看銅造的David

flor_m1.JPG

flor_m2.JPG

另一項艱辛任務就是到Dunmo頂以另一個角度看全景,這個原本不是計劃以內的,只是早上看見Dunmo外排長籠等入內參觀,點知我5點幾回到中央時看見沒人了,於是就不如入去看看。哼~唔去由自可,入到去我才知道原來是不能在教堂坐坐看看的,唯一景觀就是要攀上463級樓梯,而且都是又窄又大級spiral的樓梯,還要沒路可逃,只能一路走上頂!於是,已經花了EUR6.00入場,唯有局住上!

 

flor_d2.JPG

flor_d3.JPG

走過這種又窄又黑的通道,走到頂峰了!

flor_d1.JPG

flor_d4.JPG

 

 

長期在港接受分秒必爭一心幾用的訓練下,我果然被培養成性急的壞習性,做什麼也快,吃飯像蝗虫般不費5分鐘就掃光,旅行觀光亦言,既然千辛萬苦才攀上頂峰,我竟然逗留了沒10分鐘就看飽風光影飽相,走得!別人都在那裡慢慢「享受」攀上頂峰的成果,而我則同樣付出了努力但然後極速經歷成果部分,又不是趕時間,真不知要如何才學會靜一來停一停諗一諗!難怪我總是覺得自己沒做好什麼沒得到什麼,皆因從沒好好感受過自己成功和幸福的時候。

將快回香港了,又再次投入我熟識的那種死命衝的工作和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