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星期了...到底想病到幾時呢?

跟上星期六一樣,昨天又垂死掙扎了一天,發燒不特只還全身關節都梗了,痛得要死,拿起電話都沒力,叫救命又喘氣,無氣無力還要自己煲藥煮麵,好辛苦哩...家中小貓soso又不生性,整天都在呱啦呱啦叫個不停,我知你要人照顧,我這個病人何嘗不是也要人照顧!氣!

今天至少可以行得動,再睡也不是辦法,還是上網亂遊一趟,或是剪剪片好了...

導演jexx,我病到五顔六色還記著你的大作,這剪接師算不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