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040793.jpg

水份不停地流失,讓整個人都覺得很乾涸,喝下不知多少杯水還是無法復元,快要枯萎,在碼頭旁邊看著大海很想跳下去,應該會很痛快。

朋友甲妳說得對,該早就找個人傾訴,只是我不懂如何說,要說一遍即是要迫我走上刑場面對。別看我平時吵吵鬧鬧多多說話,有事的時候卻不懂表達一句,以為EQ很高很理智,屈在心中以為自己可以解決,卻沒有意識到那不再是解決與不解決的問題。讀了妳的網誌了,只是,我竟然傻得以為已經釀成的美酒,原來那些葡萄早就壞了。

看到妳跟我同時流出的眼淚,我知道這是一輩子都不會復元。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