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六因為工作關係,一早就跑到粉嶺寶血兒童村,一班建築師再加一班家庭有問題的女孩,渡過了一天。

說實的,這裡很美,空氣也好,當然是因為地方很遠。

07-11-24_13-04.jpg

07-11-24_12-51.jpg

原來香港沒有孤兒院,只有兒童院,女孩的家庭沒法照顧她,便來暫住,半年、一年、三年、什至直到19歲,學習19歲離開後的獨居生活。負責人連姑娘說,這裡不是女童院,這裡的孩子都不是壞,但因為缺乏照顧和管教,一定有點反叛,於是,不久就會有逃學變賣家當離家出走的事,走了,找回來,再走,再回來。

「小時候誰不貪玩誰不學壞?壞了就由她壞,然後再慢慢教。」那是連姑娘帶我參觀家舍後的話,一個資深而又沒有做到慣性的人。

家舍可容納13女生,吃的、睡的,一切生活就在入面,清潔打掃都是由自己做,有自己的床位,自己的貯物櫃,貼滿明星相的床頭板,兩部公用的電腦...其實環境不錯,絕對比渡假屋美,但渡假屋是一班好朋友去渡假幾天的,而這裡卻是一班原本互不相識、來自不同背景的女生因不同原因來到一起生活的地方,24小時在一起,吃飯起床的時間都給安排,心情壞時想躲一下也沒有可以給躲的私人空間。

這就是童年生活。

換了是我,怎辦?

感謝我媽當年沒有棄置我,雖然我不是長大在所謂「正常幸福」家庭,但也算自由自在生活無憂(要憂的事情我媽都扛在身上了)。

這裡,景色盡量美,不知道女孩們是否感愛到。

107-11-24_12-49.jpg

有位8歲的女孩,在午飯後跑到我身邊,想也不想就牽著我的手,說要跟我去散步。一向對小朋友零興趣的我,面對這張純真的臉,真的不會拒絕。我曾經也有張天真無知的臉,什至延續至廿多歲還是如此無知,這跟年齡無關,只是受過傷害以後,臉上便會浮現出灰灰的倦容,不能復元。

看著我媽,二十餘年來的生活沒有一個伴,沒錢,沒有家人支持,只有一雙手,一對兄妹,一夥堅定的心。

換了是我,怎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