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上眼睛,幻想一切猶如以前,感覺將會是多好。然而眼睛張開的一剎那間,被迫回到現實,與其沒法克服的,只好適應。

決定了的事情,不回頭了。這不是絕情,更不是裝瀟洒,只是既然事情已經發展到如此地步,還能掙什麼?掙到又有意義嗎?生在世上能夠掌握在手中的事情已經少之又少了,我想這個決定將會是唯一還在掌握之中的事。

六年,不是一段短的時間,卻在六個月裡,從期待到絕望,給拖拉,給毀掉。

最恐佈的是,那些一直以為最信任最熟識的,原來我一點都不懂。

我不會跟人爭,我不會。要回來的自己會回來,可是要變壞的卻是不會變好。今天能騙我的,他朝不再值得信任。既然已經把我傷害到這個地步,要說的都說了,與其不斷給我假希望,倒不如把我放生,就當做個好心留我一條全屍,日後也許還可以行屍走肉的活著扮演好友。

但願這幾天在這冷冰冰的房間裡,會學懂如何面對與適應。

07-12-06_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