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我的朋友都知道,我從來都是一個性急的人,要做的事便要馬上做,多待兩秒好似會死的!別人沒說完話就已經急於要發表己見,好處是主導性夠強,壞處是太主觀太自我。

近日卻愛上保持一定的緘密,反正很多事情都不是靠說的就能令人信服,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看不到的卻只是因為給瞞騙罷了,世上也許沒有什麼值得信任。只好學會不回應不發表不作聲,悄悄的立於置身事外的狀況,靜觀身邊的一切變化,讓自己保持清醒,有如事不關己,便可以過得輕鬆。

正如今天坐在評審會上,不用發言。及後,坐在別人當中,靜聽著我不會懂的是非,喝一口別人開幕酒會剩下來的香檳,醉了更好。

可是,有些事情,不回應可能是因為不懂如何作出回應,不發言皆因已經沒什麼話好說。

近日學懂的很多,然而這是被迫付出代價、被迫學習而換來的智慧,又有誰會希罕?但願有天我會覺得賺到的會比失去的寶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