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討厭那些教人分離的人,自以為自己的經歷是樣辦,什麼叫人別後悔的廢話,這些人的心不知是用什麼來做,不重情義的人,比那些說三道四的三姑六婆更可怕。忘恩負義的人,別信。然而,那些只會聽從別人的人,難道沒有勇氣為自己作的孽做決定下判斷嗎?

一天,為一友人慶賀他終於交了新朋友的時候,他苦笑說,就像失去了一個家一個老婆,換來一個女朋友,值得慶賀嗎?

又另一天,一個她說,要做的該做的能夠做的,全都做過了,就連乞求不要給撇下的話,都曾經哭著說過了,已經無愧於心。

我們只好從悲情中尋找快樂。

可以很快樂。

p.s. 總是禁不住把墨水注入不屬於自己的鋼筆之中,我今天終於明白不愛小孩的我為什麼會是巨蟹座。原來所謂的母性都是隱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