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年了,今年要發生的事太多,從學業到事業,從愛情到健康,多得我不可能扛得住。大學畢業後,一直沒有離開令人安心的校園,讀書的感覺其實很好,因為有一個很清晰明確的目標,只是過程中可以令人覺得很孤獨,很depressed。然而,只有工作的生活很容易令人忘記自己。忘記了後,你也許不會覺得是怎麼的一回事,因為你都忘記得一乾二淨,不再有童稚的真心。

善忘的人日子過得會很好,可以與過去的揮揮手告別,甚至連揮手這個動作也懶得動,頭也不顧便起步向前走。可能偶爾回想起的時候會有一兩下不適,但不會心痛。

也有另一種渴望向前行的人,是為了逃掉過去,用僅餘的勇氣收藏好受傷害的心,蓋上厚厚的濃妝艷抹,再次出發。但是,當僅餘的勇氣都給化為灰燼後,只有卡著不三不四,走不前,退不後,如何找個新開始?

從來不喜歡把禮物留下,愈有紀念性的愈不想留下,曾經給送禮的人怪我很不懂珍惜他的心意,今天應該可以了解我的心情吧,事過境遷,絕不可能有勇氣去翻看。

say goodbye and good riddance to all unhappiness in 2007… however, it’s just a 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