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在域多利監獄的展覽無緣看,昨晚沒預謀地得以淺遊中區警署建築群,幸沒有撞鬼,卻有莫名的感動。

08-01-04_23-52.jpg

走進這個歷經百多年之地,自然有種說不出的感受,繼而探訪別人工作的地方,那種暫停留的工作空間,跟這個古蹟很相配,只有幾部laptop,滿檯都是因為工作而沒有吃完但又已經變得冷冰冰的飯盒,四圍牆上都貼滿了手寫的告示和印製的通告聯絡,大大小小,看似沒有張法的胡亂排列,卻能有效地與工作夥伴溝通。已經是晚上11時許,外面只有十多度的氣溫,但沒有覺得冷,因為大家還是聚在這裡為著同一個工作努力,正因為這樣,這種山寨式「辦公室」,表面上比不上我現時工作的環境舒適,卻有著一種說不出的吸引力和溫暖。

08-01-04_23-081.jpg

08-01-04_23-071.jpg

08-01-04_23-07.jpg

可能是燈光和建築特色的緣故,令我想起熟識的牛棚。當年在牛棚工作時,辦公室的混亂程度不比那裡遜色,即使執拾過後,還是不能叫人接受。那年夏日,天氣好像特別熱,冷氣機卻偏要跟我們作對,總是突然停了,即使手上的工作沒有完成,也須疏散去茶餐廳避暑;上網也會出現類似情況,令人煩躁,儘管如此,那裡同樣彌漫著合力工作的溫暖。那時候,滿也是「政府公物」傢具,這種椅,我們也有兩張。

08-01-04_23-50.jpg

最重要是,那段日子我們過得很愉快。我們沒有錢,但也沒有悲哀,只有很多笑聲,很簡單的生活,很遠大的理想,很專心的事/學業,很愛我的你們。

過去的,卻沒有停留在此。

08-01-04_23-54.jpg

08-01-04_23-08.jpg

08-01-04_22-15.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