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的父母分別前後腳走了,一個於去年聖誕前,另一個剛在昨天晚上...

媽媽說這些叫做蝴蝶命,這證明他們兩個真的恩愛。

﹣﹣

我近日發覺自己在原地踏步,多努力的跑到氣來氣喘然後往上一看發現自己在輸送帶的機關上,停下來不跑就會給碌到遠處,但前前後後的卻竟然沒有離開過這個機關,很吃力,卻從沒有討過好。別人的意見不是沒聽,只怕多中肯的意見都不用負什麼責任,到頭來我的事還是我的事,是好是壞要受的到底都只是自己,不是旁人。

實在想逃,實在明白繼續原地給機關牽著走只會苦了自己,只怪雙腿好像不協調一樣沒有乖乖的逃。無非等待著再一次給賜死,死得更痛苦更慘烈更不可理喻。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