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愛我的你們,熟識的不熟識的。

當頭棒下的忠言,或是義無反顧的支持,對我來說都是同樣重要。結果是怎樣我也不懂,就連期望也不大知道,要向前或向後,要往哪個方向走也沒有清晰的概念,唯一知道的,就是今天我只想做我想做的事,把遺憾程度減至最低,情況有如自殺式炸彈襲擊,後果可以很不堪設想。只怪我沒有勇往直前的力氣,也沒有轉身逃的危機意識。有天可能我一覺醒來,會突然清醒,然後包袱也棄之不理便撤離,又或者,若果明天便要死,我會為自己今天還能做的,感到安慰。

天曉得。

我都承認我「好天真同好傻」,無藥可救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