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有這種事情發生,我大概不會知道,世界之大,竟然自己對某些事情和價值的重視。搞不清這是價值觀的改變,還是曾經活在幸福的盲點。但現在我能看到的,沒有增多,只有愈來愈陝少。

我就是那種要有計劃方向才能走路的人,迷失帶給我的不安感叫我完全失控,這種不安全感,令我從小就嚮往卻沒有承受即興得來的快感,所以悶蛋,一點也不浪漫。沒有看見時間表和路線圖,只會感到慌張無助,於是,給自己定個期限吧。然而,我的問題是,定下來的卻不一定可以依照,到時又有一大堆廢話藉口謊言害自己繼續苦下去。

這種白癡,一個字可以形容:笨。死了也不值得可憐。

拖我去槍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