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十點到麥哥利set up到下午兩點經濟日報訪問何山三點日本仔到場後綵排直至晚上八時還沒有完結即使眼睛已經張不開還是要跑到上一層去agnes b電影院可是可惡的感冒趁我忙捲土重來唯有吃了藥再撐著看了兩個加拿大短片節目還沒有完結再到圓桌咖啡店放映後討論會討論什麼我已經疲累得聽不到 說不出只想睡但還是要豎起耳朵聽張開咀發言討論到十二點半終於可以走了回家途中太衝動越洋在電話筒裡亂了點事於是零晨三時半了竟然仲唔死去訓仲上來寫什麼 東東...句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