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一星期,當別人晚晚蒲老蘭蘇豪的時候,我就晚晚蒲文化中心!哈,別以為我份人很文化,只是我比較愛躲在黑漆漆的環境下,靜靜地被動的坐著接收!電影節的緣故,上個星期一連四天放工連飯也沒有吃餓著肚子就跑去看大師的作品,文中就像成為了我第二個家,嘩...多恐怖!

貝拉塔爾(Béla Tarr)132分鐘全黑白的《The Man from London》(倫敦來客),大師的拍攝技巧之高也同樣把睡眠指數提升!不過我竟然可以目不轉睛看著大銀幕兩個多小時,其實這是應該的,看電影尤其看大師的作品就是應當這樣!我這個愛睡的貓今年好厲害,就連那天下午看張作驥的《蝴蝶》當身旁朋友人人皆眠的時候我還頂得住!

最令人心動的,不得不提伊力盧馬(Eric ROHMER)的《The Romance of Astrea and Celadon》(牧羊人之戀),它告訴我們愛就是可以簡單純真得叫你發笑,當我們活在《十二夜》式的那種對離離合合已經不已為意的城市中,87歲高齡的導演能這樣寫青春而專一的愛情,我禁不住問自己如今那有這樣既愚蠢又真摯的心面對生活嗎?

有時候大師就是大師,能有這麼的經驗在大螢幕上運用光影聲音說故事,自然有一番獨到的眼光,Peter Greenaway在電影《 Nightwatching》(林布蘭的夜巡)放映後的數分鐘,從口中吐出的句句話皆金石良言!(怎麼沒有學院請他去講學?他反正都遠道而來了) 讀過太多不同的理論或研究都在追溯電影的origins(有關討論電影的出現不單是來自Lumiere brothers於在1895年officially發明的,而是有多個origins如optical toys,什至巴黎的停屍間),導演Peter Greenaway認為畫家Rambrandt懂得運用artifical lighting在一副畫作上說故事,這個也就是電影另一個origin!他的發現及言論叫全場都拍掌,也令我不得不當小影迷跑去跟這位大師拍個照!:p

看他多受歡迎喔!

終於在星期日看了閉幕電影《電光滾石》,但奇怪的電影節好像沒有完結,因為我還會在5月看Ingmar Bergman!怎麼閉了幕又沒閉的,奇怪!不過每年總覺得電影節日子太短,看得不夠,我提議下年電影節期間應該列為發定假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