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承認我這種還是在殖民時代長大的,不單只對皇后碼頭,還有對紅色郵筒也有著特殊的情意結。去殖民,你捨得咩?

自少一向少閱報少看新聞少關心時事的我來說,對政治沒大興趣但未至於冷得事不關己,近日有很多事都令我這種只會閉門做車的一夥小沙迫於張開眼睛耳朵,卻只有感覺到這個住了廿多年的家愈來愈不像樣,人也是,物也是。我感到這個城市愈來愈寒愈來愈可怕。

我承認我不是那種會跑到天星與時代拼命支援的死士,不是我不關心,而是每人做事的方式不同,我尊重別人的做法,少有地有感而發我不過只是不會表達,慣於逆來順受,以為這是包容的胸襟。

時代廣場公地私用一事令人關注公共空間,本是一件好事,我並沒有參與那一連串的「騎劫」行動,卻竟然因為這件事令政府找來借口要審核每項藝術活動在商業用地的申請,下?什麼?還聲稱這是因為各大小商業用地的標準與租金不一!換言之,以後要辨展覽嘛表演嘛,即使一向力撐藝術的太古肯支持你,你也要早幾個月向政府申請才算。哦,來這套中央處理嘛?這是什麼的一個世界?要創地標嘛我沒意見,但在這個城市還有什麼可以顯文化?油街大早就是北京的798,收地迫遷到連畜牲都搬的牛棚幹麼?早慣遊牧同業們,文化藝術快要躲到地下去了,跟非法下載沒兩樣。

READ MORE: south-china-morning-post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