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日選擇了穿黑色。

在不會選擇大紅上衣的情況下,我放下了我衣櫃最多的橙色,最後還是選了件黑色。

可是對於橙色行動的背後意義很敬重,它沒有把整個紅色硬變成黃色,而是把代表人權的黃色滲進紅色當中,這也許才是我們要的世界。

沒有真的要拿滅火筒,只希望在高呼中國加油的口號的同時,還能自由地聽到反對聲音,能容納示威行動作為火炬順利傳送的背景,你說多好!

最可怕的,還是那鋪天蓋地疑似喜慶的宣傳技倆,電視廣告藝人支持等大大小小「入屋」的spectacle,電視傳媒的高調而選擇性的報導,7-11派的支持奧運貼紙,大廈大堂寫著中國加油全紅色的電視螢幕...我媽坐在電視機前看得津津樂道。

實在,原本確是值得歡喜的事,誰不想自己祖國辦奧運這種喜事,只是政治化的鋪張做法令人窒息噁心。

突然想重讀Guy Debord的《The Society of the Specta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