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向幻有周日恐懼的我今天難得沒有發作,心情尚算平靜,想不到一個周末可以有這麼多電郵,讀了一個又一個,換來的是良久沒出現過的一個選擇關口。

一年半了,活在安份守己的生活裡。忽然,發現自己跟某些東西的距離漸漸遙遠了,感覺有點可怕。如果以往做的事,是為將來鋪路的話,我想我鋪不出什麼來。如果這不過是人生某些經驗,我可算到處留下又賺到不少。只是,往後的,要如何走?

坐這山,望那山,一事無成。有相士說我的命裡「欠發展」,就是這個意思吧。一年半前我下定了所謂的決心放棄走原先鋪下的路,放下儲備的一些,選了一個比較合乎個人「情緒」的路,選了,走了,安逸度日,好一段路以後,然後回頭一看,發現那沒選的跟我愈來愈遠,感覺很可怕。

要回去,還來得及啊!可是,我怎知道一天周日早上我又會不會坐著在打同一番的說話?曾經跟朋友討論過,有選擇是好,也就是因為有選擇,我們這一群人給注定一輩子不能成大器的,想出去闖什麼也行,要是沒打工幾個月也不會死,所以我們才沒有安份守己。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