牽涉多於一個人的,便不是秘密。

小時候我和哥哥分別坐在媽媽的膝上,我為了爭得母親所有愛,便一手推開他,於是他討厭我。誰喜歡跟別人分?

心思時間金錢可以花到很多地方之上,那些聲稱沒錢沒時間太忙碌,其實倒不如直說:「我不願花在你身上」,這樣反而來得清脆利落,勝過一切藉口謊言。所以,別試圖扮演賢淑體諒的角色,要是不討好便是不會討好,那些孤高的,得不到的,才教人值得爭取,這是人性。

今天沒有拿著兵器,不是為了貪圖依靠這些綜援為生,而是在宣佈死亡之前給最後最後一次拯救機會。要想清楚的要試的,都夠時間想清楚試夠了。那些心思,沒有在我身上出現過的,承認我還有半分期盼,然而,如此下去,有天,我便不會再希罕。

可悲?不打緊,夠我一次又一次看得清楚面前的是怎樣的人什麼的路。從此,我不會白痴地相信面前所謂的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