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我家小貓一樣,天氣一壞心情便差,頭痛頸緊接踵而至,抑鬱症快要病發,突然渴望見見朋友,於是在12點幾才發了個短訊給在8/F的sa約食晏,其實我們約了整整一個月也未約好,想不到朋友sa爽快應邀,ad hoc下反而成事!結果在一號風球的狂風下,到starbucks吃了個輕便的,快樂的短聚了一小時! 🙂

灣仔的一號風球感覺就像是三號,吹得遮也快要折,暫時雨還算是下得不多,但不排除今天晚上下雨又下到似是天要塌下的景象。現在香港好像就只有這兩種極端天氣:曬死,或是落雨浸死。忽然想起那年夏天,在牛棚,穿著背心踢著拖,我把太陽橷搬到門外,吃著雪糕,沒牽沒掛的日子,那時的天空特別清,特別寬,特別美,現在哩?煙霞之上還是煙霞。我的太陽伯伯都跟著歲月不知不覺遺失了。

午後,同事從press luncheon帶來杏仁茶和桂花糕,給寡寡的味蕾舒緩了一下,雖不及那年夏天溶了一大半的雪糕,以及那又平又大的麻漿冷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