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太多好戲上演,我又不是Pixar的忠實擁躉,錯過了《Wall.E》這齣電影實在不足為奇。單看宣傳,恐怕並未夠力把觀眾吸進戲院。首先,主角造型不吸引,Wall.E這一頭爛鐵拾荒機械人,並沒有Nemo般討好,又沒有《怪獸公司》中的那頭藍色毛毛和大眼仔般醜得有性格。再看故事大綱吧,似乎未會找到什麼驚喜:地球受污染人類移居太空,什麼機械人發現真愛的故事...還好沒有跟隨科幻電影讚頌未來科技的偉大和可能性,但更可悲的是同樣陳腔濫調式的說智能叛變的老掉牙故事,怎搞經年而成的高質素電腦動畫,就是這樣嗎?

只怪我又一次買不到Batman的IMAX巨幕版戲票,唯有準備一大支水,把這老土故事硬吞進肚裡。結果嘛,它讓我從頭細嚼至最後一秒。

Pixar 沒有用老土的方式演繹這個老土的故事,反而盡心做好每一個細節,決要令人看得動心,它沒有給你三兩秒時間去發笑、去反思,就像Wall.E一樣,一切都盡在不言中。開場那個被遺棄的未來地球,它並不是被演繹成一般頹垣敗瓦的災難廢墟,而是一棟棟高樓大廈 — 由一個個垃圾立方所砌成的高樓大廈,喻意更深。不得不承認,Pixar對一切細節的重視與追求,在場景陳設以及畫面製作上的功力,實在是不容置疑,把那垃圾之城賦予一股力量,叫人不禁心沉。電影開始不足十秒鐘,我已經完全放下了入場前的成見。

要提出人類再開化、地球再殖民,跟當年寇比力克的《2001太空漫遊》的啟示大抵相似,當然大師早在1968年洞悉天機,《Wall.E》未會比他驚喜精采,但重新演繹也幽他一默。40年前《2001太空漫遊》中叛變的電腦叫HAL,曾有傳將這三個英文字母順序向後移一位,便得出I、B、M,今次《Wall.E》則大玩蘋果電腦, 它那充電完畢時所發出的蘋果電腦開機聲,EVE潔白光滑的身軀根本就是iPod,也許就是對前老板開的玩笑。太空郵輪上的船長,為了反抗機械人而歷史性地用雙腳站起來的一剎那,配上太空漫遊的主題音樂,更是叫人發笑的經典一幕。今次的色彩時空隧道不再是從猿人把骨頭抛上天空的進化,而是重返地球時的反進化,或是再開化。

完場時的字幕更是精華所在,以藝術演進來交代人類再進化的過程,從古埃及壁畫藝術至莫內、梵高,以至像素藝術Pixel Art,可惜大部分觀眾都急著逃,103分鐘的電影,你真的很需要趕赴廁所嗎?

對我而言,《Wall.E》不是一齣感人的愛情故事,也不是在教訓地球人要環保節約,而是一齣可以深入研究的論文題材,無論是對科幻電影的討論,商品化社會的研究,或是哲學與人工智能的題目,難怪有傳這齣Retro-futuristic電影有志為獎項而製作。

[將轉載於2008/8/19星島日報]

p.s. 有趣的是,Wall. E早就在pixar的製作中出現:http://tw.youtube.com/watch?v=NaNQnJFq-1o&feature=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