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鐵車箱裡巧遇這位大哥,頭上長著灰白髮,背著個大大的相機袋,當全世界手中只有 iphone 和 PSP 的時候,你看他手執什麼?gameboy color呀!

0拿~ 哩d咪叫做型咯!

好幾年前,當蘋果電腦還是被介定為小眾現意專業用機的時候,已經傳聞蘋果想出手提電話,當真正iphone面世後,兄弟們都在美國入貨然後自己crack機自己寫built-in程式改東改西,要假手於人也有最深藏不露的先達高人為你效勞,上一趟三月來港演出的日本仔daito,也禁不住要人帶他去鴨寮街掃個二千多元的水貨回國,真不知他會寫個怎麼樣的程式來令它能在日本網絡成功操作!厲害!

對於iphone正式抵港由那所出名服務又差價錢又貴接收得又差的電訊公司來做代理,卻有大批人一窩蜂摘千金湧過去,我實在摸不著頭腦。多得這大班追捧者,把iphone由本身確切實現「民用」multi-touch的科技,從彈指之間由那本來很酷的human-centre interface design,降格至純粹潮流產物,說起來很悲啊!

寫到這裡,想起有關affordance的理論,這個跨領域的核心概念,從認知心理學家 James J. Gibson對其中一項千古哲學難題 ﹣ mind and body的二元劃分,推翻內在認知處理外在感官的理論框架,提出另一套解得通的思考模式,正是關聯性的誘發 (afford) 為中心的思考,以至後來曾於蘋果任職的Donald A. Norman的口中筆下提出過,最後成了Emotional Design那種人與設計介面的緊密關係。Affordances are properties taken with reference to the observer/user ,結果哩,理論又歸到理論去,大部分用家跟它的「關係」就只局限於對潮物的追捧,當然我們都不是理論家又不是科學家,只怪有供有求啦,市場上大都是隨波逐流的消費者,懶理什麼背後理念,時勢變遷,蘋果也得順應民意,給自己重新定個位,遠從ipod開始,早就沒有堅守小眾專業用機的高格調了。

真正愛它嗎?就麻煩比多兩錢肉緊,能駕馭它才追捧,讓它升格回很型很酷、從理論到科技實踐的結晶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