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我哥結婚了。

認識我的朋友可能都對於我跟我阿哥那貓咬狗骨的關係略知一二,到底是八字不合還是前世撈亂骨頭,我也不知道。所以,今趟親事,我的角色其實也很閒,有時像是閒人甲乙丙,有時卻要扮主人家猛說「招呼唔到」,簡直就是精神分裂!

一大清早,第一次到我哥於何文田的豪華新居,等他帶新娘子回「家」,原來家的概念真的很抽象。

下午註冊就在這裡。

每次參與婚禮,宣誓的一刻總是令人感動,真不知道要經歷多少走多少路才會令雙方都真心說出一聲我願意,當這三個字吐出了以後,要一同面對一同走的路將更長更難。

還有現場音樂伴奏,不過奏得麻麻地...

晚上的大show就在這裡:

實在真是場大show,令我不禁想起當年萬椊良與恬忸結婚時TVB現場直播的「萬子千紅喜迎婚」!外頭有大廳做cocktail area,reception,排隊拍照,再另有巨型backdrop,鮮花、冰雕等等等等,至於裡頭嘛...

我這個齋妹,當然有特別餐!

特別鳴謝朋友甲借出手袋珠鏈,更要特特特別多謝德德為我家上上下下阿媽阿姨執個靚頭靚樣!

突然之間,發覺自己原來早就已經長大了。

回家途中,我媽很認真的說:「給你兩條路:一是旅行結婚,要不是就搞得比這個更大。」

下?我哥去manchester影婚紗相,馬爾代夫渡蜜月,在洲際擺三十幾圍喎...咁點呀?難道我要去四季麼?會展?媽,這個可不是我一個人便可以下的主意哩!

well… 我不用塞住家中的灶頭已經很好了,比我嫁得出先算啦~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