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向都很快。

走路快,吃飯快,沒有耐性等轉燈便要跑過馬路,跳上的士為了多掙才不過五分鐘,趕時間嗎?唔,不一定吧。就像,總是每分每秒都欠了我。

中學時代的我成績都是平平,表面上叫中規中矩,心態上其實是得過且過,好不容易撞進大學,當時根本就不是學位課程,而是三年制的高級文憑,當時心滿意足,沒想到一年後政府搞什麼副學士,於是,滿以為可以慢慢享受的三年大學生涯,一個唔該就改制成兩年的副學士課程,還記得那天聽到這個噩耗時真的有點慌,事關它背後的大道理是:一年後我們這班連毛也沒長齊的,便要給趕出校門自力更生。

於是,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我只能跑,在本以為最後的一年,追回一切得過且過的日子,結果嘛,由三年變兩年最後是總共讀了四年,然後,追到了,這次我並沒有中規中矩的離開。

自此發現,什麼事情都要追,總之就是走得快,好世界,快人一步,理想達到。

滿以為做得多好,然而有好些事情,沒有像我想像中走的快。

但願,走得慢,是為了走遠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