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石硤尾的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正式開幕了。

之前沒有來過,不過聞說很有特色,所以期望也自然也有一點點。來到現場,唔...總是覺得怪怪的,不是好與不好,就是...沒有「那份」感覺。「那份」感覺是什麼?我倒說不出來。

從前在牛棚工作,要是從某種一般人認定的「理想工作環境」而言,那裡的工作環境當然是差,蛇虫鼠蟻多的是,曾笑言如果文件丟到地上,倒不如再印另一份好了。門口都是狗和狗糞,對於怕狗的我來說簡直是地獄。交通不是不便,但就是沒有地鐵,在香港地鐵不達的地方而又不是中上環核心區域,那就算是遠。附近要吃的不算少,不過吃不死你的就十指可數,最愛對面的麻漿冷麵,又大碟又便宜,還有五蚊三個蛋撻,其他的,我會說是可以入口吧,還是跑出九龍城吃好了。儘管如此,那裡總有一種氣氛,一種風格,一種與別不同的味道,最愛在講電話的時候,到中間的空地遊來遊去,穿梭在從前供牛牛喝水的水渠,踏在上面當是玩平行木,尤其在入黑以後,黃黃的射燈映照在紅磚牆上,多美。常說入夜後會有牛牛出沒,反而更添那燈光氛圍凝造出來的淒美感。

後來多了富德樓,很不一樣的直立式舊式住宅大廈,灣仔嘛,交通當然便利,吃的也不用愁,加上它地方夠少,電梯只有一部,上上落落都靠它,與樓上樓下碰面機會也自然高,不似得火炭般分散,還有那種喜歡問隔離鄰舍借東借西的習慣,如同問隔離屋借雞蛋般,只是我們借的是投影機呀櫈呀電線呀,又令關係拉近一點。

石硤尾嘛?我想那副形像應該是屋邨環境下的舊廠廈吧,沒錯,很多舊招牌也沒有拆下,保留了幾分舊廠色彩,可是,總是覺得它被粉飾得太多,面目算是還在,但感覺不太一樣,而新的藝術氣氛尚未培養得成,總之就是不知怎樣,怪怪似的。

還記得油街那片大空地,我還年輕,沒有在那裡工作過、生活過,但記得看過當年藝術家藝術團體要搬家時所紀錄下的錄像片段,那裡早就是798。藝術也許就是這樣,要刻意凝造的就是扮不來,要經年累積,讓它自己衍生才能成就。一旦給搬了拆了毀了,沒了就是沒了。

就在這裡從新開始吧,相信要多等一下,石硤尾才會散發出應有的藝術氣息。

都靠你們啦!加油!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