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晚上,過得很好。

沒有什麼,只是忙了好一段日子,除了工作便是睡覺,幾乎忘了生活是怎樣一回事。原本,今天打算放工早點回去睡個好,但碰巧jumping frame在epoch cafe的放映會,身為emergency lab的emergency cat又豈能不去支持一下,而且都不過是幾條街之隔,不如去待一會,吃點東西便走。

結果,我竟然由8點未開場,一直待到12點完結的最後一分鐘!疲倦是有一點點,不過那裡的氣氛,舒適得令我忘了時間和身軀,忽然想起,以前的工作也有忙到喘不過氣的時候,但那時候還是堅持要去找朋友吃個飯,說說笑笑,好讓自己崩緊的臉鬆馳一下,比乾躺著睡更能充電。

不知有多久沒有與莉莉坐下來吃頓飯,可能是自videotage的日子至今,抬頭看看依舊會滿場飛的基斯杜化,出名多愁善感的我又發神經想當年了。十月,總是一個令人容易思念的月份,如果今天寶寶還在,也許我們的改變沒有那麼多,至少,我們的笑聲會因為他的存在,變得更響更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