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愈大,愈來愈多紀念日,儘管有些事情不想去記,但總是忘不了。

不知什麼原因,從廿歲開始候便感覺時間給壓縮,轉眼又到一年之末,一年前的事看似才不過在昨天發生。也許是季節性的感染,跟去年一樣,我也是給感冒纏身。去年今日,我下了個不知是對是錯的決定,也許決定根本沒有對與錯之分,只有後悔與不後悔。事隔一年,張開眼睛,好像發了場噩夢,夢醒,眼角還是濕濕的,偶爾,腦袋會不受控地把畫面一幕幕呈現眼前,心裡痛得像刀割,我知道何謂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人們說時間可以沖淡一切,包括一切喜一切憂,然而傷痕卻像刺青般刺在身上,洗不走刷不掉。也許有天,再也記不起刺上去時候的痛楚,色彩也漸淡,但那一個圖案卻磨滅不了。

把更鮮艷的顏色蓋上去吧!畫個更大更美的圖案可以嗎?過程不會好受,但我們會努力的,對嗎?

天一樣藍,空氣一樣清新,地球依舊在轉。

p1120081

還有,鳥還在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