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病,一病就好像什麼都做不來,如同廢人一個,睡得還好,可以活在夢中,睡不得就煎熬,只好待在床上胡思亂想,想想前想想後,感覺好可怕。

又是年近歲晚,又是回守過去一年的時候。不知是否季節性的毛病,依時依候總要來訪一下,去年這個時候,竟然也是病在床上,身心都疲憊得要生要死。

「會過的」-這是我當其時用心記著的話。可是我沒有讓它悄悄地過去。

然後,這一年比上一年同樣大起大落,工作轉變了習慣也因而調節,朋友問我當時為什麼轉工,原因好像太多也好像沒有,我也說不出。當生命中發現有太多uncertainty、不能自主的人和事之時,只想找個路口,轉左轉右也可,總之就是要逃離原有的軌跡,變的是好是壞好像不再是重點,反正可以控制的實在沒幾多。加上向來都怕悶又容易感到悶的我,對於呆板及枯燥的事物很容易便感到厭煩,而導致半途而廢的情況多的是。也許我只是在尋求改變後另一種uncertainty以及恐懼感,去掩蓋原有的困擾與無奈。

聽說,巨蟹座的都是靠直覺去行事,可是雙子座卻是較注重知性和理性,屬於巨蟹座的我又同時擁有雙子座作上昇及月亮星座,恐怕我就是矛盾混合的怪胎,這種不協調的性格,通常都只會在千鈞一發的時候作出不理智的決擇,事後才努力尋找萬般支持自己想法的藉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