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0713

上次來的時候,已經是在好幾個月前、開幕展覽的時候。

上星期五,工作了好一天夠疲累,還要在冰冰的十一度氣溫下,等了不知多少班地鐵,老實講,從灣仔藝術中心到石陜尾的45分鐘裡,我有三次衝動打退堂鼓,也咒駡了不知多少次為什麼好端端一個展覽要放到這麼遠,結果還是撐著去看。

「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將藝術引入社區」正是在開幕時候的新聞稿標題,換言之石陜尾建成的大方向,受惠者應該是社區裡的人,而不一定是藝術家。我實在懷疑,到底又有多少區內的叔叔嬸嬸來看,又看得懂看得高興?是否要在各區各戶都放個藝術館才能推廣藝術嗎?

如果是artist studio,就由它靜靜地閂埋門各自埋首專心做創作啦,然後,作品多了,到處去擺展覽也行,如同火炭那邊一樣,每年才open studio一次,不一定要把這裡作為一個展覽場地卦...

沒所謂啦,做做下就會成型,香港裡種種東西,都是在不理它不搞它的情況下,漸漸就會長得肥肥白白!所以,還是去九龍城吃個飽飽來得實在...

p1120721

p. s. 那天晚上,喜遇從公司老細的電郵信箱上偶然看到的一個名字,也喜遇六年前一份自家作品「偷來用」的襯底音樂的主唱本人!世界太小,我們太近,幸好,那些擦過身邊的人和事,沒有在不察覺的情況下溜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