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逗來利是的一刻便會聽到:「又大一歲啦!」

...我明明到6月才生日,為乜無啦啦又大一歲,好敏感架嘛!

別人說,當年紀接近一個年代的轉變,總會想想自己的生活、工作,我雖然還有時間,但可能因為年近歲晚,近日總是不時在想,過去的日子到底有否活得充實,將來的日子又要如何才過得精彩,還有,要背上的,承擔的,要如何平衡。

同齡的,結婚的結婚,發達的發達,未發的都逐漸順境,至少一切都走上軌。至於我的路軌在哪還是沒看見,都因為擔子太輕,選擇太多。

上星期,與啤同學去看塔羅莎拉,是次「覆診」,主角不是我,啤同學的近況,我從來都很少update,不是不關心對方,只是有時候不知從何說起,所以,總會在面對轉變的時候才聽到對方的故事。

同學,在你面上,還是找到那副「不甘就此一世」的樣子,與讀書年代的你沒兩樣,我好羨慕...你最好久不久就灌輸一下你那不死的思想,來沖沖我那逐漸糜爛衰老的腦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