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種所謂的逆市中,有「穩定工作」便給說成是福,我想這是世上最可怕的霸權,叫人忘了資本主義下,工作本就是邪惡的產物。

收到同學k的電郵,她剛遞了辭職信,我好羨慕。

她已經不是第一位勇士了,在我身邊有膽識的朋友實在不少,單是計圍內幾位大學同學之中,前前後後已經是三、四個,可以全職蛀米,給身邊的人收起來養一輩子,跟我家貓兒差不多,我會說這是幸福,幾生修道才有這種好日子。

還有不少,做散打的,每天要睡到幾點就幾點,要忙到多晚也可以,賺到多少便洗多少,忘了星期沒有時間,這種日子慶幸我也嚐過,只是打從幾年前撈正職以後,蒼老指數之高與體質正好成了反比,我敢說健康生活由始完。

能豁出去的,不只是勇敢,更是福氣。恭喜你啊同學,你身心都自由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