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睡了等如沒有睡,累我今天眼腫得可以放入兩三個五元硬幣,回到公司,勉強睜開眼睛看著發光的電腦屏幕,要了我的命。

世上最可怕的東西肯定是愛情,我愈來愈不相信它,它只會把人饞蝕得體無完膚,卻未會令人精神煥發,昨天可以覺得對方最了解自己,今天卻發現彼此的價值觀可以完全不一樣,給嚇得半死,變化之大比天氣來得更糟。

多努力也不能達標的感覺,如同給定了死罪,儘管我舉手投降也被認定為是把對方迫入牆角的魔頭,這叫先入為主,也叫無中生有,難道我又可以認定對方必然背叛?是城市人沒放過假,每天困在石屎樓下受壓抑受威脅的通病作祟,還是我這麼討人厭?

要是做盡好事無法得到欣賞,倒不如轉身快逃,免給嫌棄。

牛年似乎不是個好年,400肯定是個不祥數字。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