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輕易相信任何從口中套出來的話,那話是真的,只是說的一套,想的一套,做的是另一套。

不一定因為那是謊言,是謊言的話還算是有騙人的動機。那是為什麼?沒什麼,只是一些事比另一些事來得輕易,於是我的存在總是不夠重要。

如同把羽毛般輕的東西放在天秤上,什麼時候都會輸。除非,像我在幾天前的遭遇,給貓毛走進眼睛裡,看不見但會癢會痛,才顯得其份量。要這樣才有價值的話,便變得一點都不可愛。

p1050097

we want our lives to mean something,至少對於一些人來說,可惜,輕得不能承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