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打官司的又不是我,也不到我勞心,只是,無形的壓力總有一點點,尤其我這個超易受人影響的人,最怕看見家人心煩的樣子,也就自自然跟著煩。

只想快點出去走走,美其名散散心,實在想逃。

真奇怪,以為離你多遠的人,反而傳來一聲窩心的問候,確是令我欣慰,無奈親近的卻沒有察覺半點。對吧,握在手中的便不會注意到,人就是這樣的,自己又何嘗不是?又能怪誰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