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節開鑼了足足一星期,今天晚上才抱恙看了第一齣,結果戲到病除,一熄燈便頭痛全消,得了一個愉快的好開始,正是那種看完便會感覺豐足又豁達的電影。

沒有看《東京鐵塔》,卻為了Lily Franky的名字入場看《Gururi no Koto》,中譯《生有時死有時》,譯得有點灰,台灣譯作《幸福的彼端》,爆leung!還是英文片名《All Around Us》好,道出故事大綱,從個人以至家庭、整個城市及年代:丈夫在法庭上當畫師看盡日本幾宗殺人大案的畸形人生,回到家中面對妻子痛失嬰女的悲痛,有謀殺犯悔咎不已,也有殺人兇手瘋狂得死不悔過(當中演連環殺手宮﨑勤那個角色超像!),受害家人痛失至愛的傷痛,然而叔嫂為地產望離婚多時的父親早日歸西...

沒有看過導演橋口亮輔(Ryosuke Hashiguchi)的作品,不多,只有四齣,每次都是自編自導的gay film,今趟是第五齣,絲毫沒半點gay element。從電影介紹及其訪問中得知他自2001年911事件後患抑鬱症隱閉七年,然後拍出如此極品,一手一腳自編自導未算最難,熬到後期還能清醒地包辦剪接,萬分佩服!從困獸鬥的灰暗走往片末的那份平和寧靜的微笑,肯定創作人有此體驗才拍得出。

allaround

營役後,還有知覺,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