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星期真太短,好像才剛開始戀上這裡的生活,然後就不走...

喜歡這裡,因為她跟香港有點像,卻又不太像。兩星期淺嚐大蘋果,我不能斷言把兩個城市搬上天秤比較,純粹從所見所聞及個人感受出發。

同樣是忙碌的城市,別人還有點點活力,香港人好似早就營役得忘了一切--忘了旁人忘了自己更什至幾乎忘了為什麼這麼營役,拚命闖胡亂衝忙得碰面也沒空打一聲招呼,走快兩步是否會對事情有莫大改變?蝴蝶效應的結果不是我們控制得來的。

我想我是個可以很有效率工作的人,過往工作multi-projects multi-tasks得訓練及習慣了8隻手一同做,務求讓工作追得緊貼,左耳夾著電話筒口在回應而右耳在聽同事在說的話,同時手在打email開百九幾個browsers再可以一邊跟朋友在msn上談今晚幾點邊度等。快,一向都是我能做又愛做的事。但其實不是什麼也要快要趕吧?停下來看一看點點頭笑一笑不阻多少秒,靜下來想一想瞄一瞄不是令前面更清楚吧。坐下來吃個像樣的早餐才不過10分鐘,何苦咬著它迫地鐵哩!

或許因為紐約人種多,容得下你我他,做同一件事可以有百九幾個方案,沒有所謂正統不正統。阿鵬同學說猶太人都要在周五下午便放工,猶太假期就連醫院都可以沒猶太醫生當值,我不知道香港的變態老闆們是否也有類似的policy及胸襟讓他們工作之餘也可以繼續他們的宗教及生活。

我們香港人強調重創意,產品上計劃上時裝上多少都找到,就是在生活上沒找到半點。下面這個在East Village區過馬路的時候發現的。

P1130748

遠看還以為有人拆掉了某些電線,走近看才知其實很low tech,事實上不過是有人用黑色膠化蓋在上面,真夠鬼馬!

另一有趣事,是在紐約metro的街頭表演,精確一點而言,那其實不是街頭,而是大部分都在車箱之內!有西班牙四重奏,有清唱A Cappella,有拿著結他樂器的,聽說有人是講故事!曾經遇過一位阿伯,貌似瘋漢,拿著一支柺杖,一走入車卡就大聲說:Ladies and Gentlemen,然後介紹自己要唱的,便馬上一人扮兩聲分唱兩部,再加柺杖數拍子,異常精彩!前後不到3分鐘便要impress到人,包括到站前還要收乘客觀眾的打賞,接著到下一卡再演出,要不是夠精彩吸引,如何叫你科水!

館內館外,同樣出色!所以話new york周街都是artists,唔係講笑!

香港的朋友們,多點笑容少點仇恨,工作要快生活要慢,胸襟要廣眼光要遠,這都是我在學習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