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小好小的事,都給大堆大堆燥底的人發得又大又壞,從前我在正能量爆炸的地方工作,來到負能量黑洞,不可能適應吧,只有無奈地被吸進去。就算視工作多重要,說到底都不過是工作,不是生死攸關的事,不必把定它看成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沒有人要了你的命吧。你有你立場,他有他處境,每人都有自己關心的事情,也有自己行事的方式,堅持不等於執著,然而笑著忙並不代表做事不夠認真和投入。不過算吧啦,你拚你事,拚死都是你事。最怕有天我慣於一切,然後再不感到有問題的時候,那就好有問題了!

相由心生,這點我信。

p.s. 與愛麗斯的飯局,幾十蚊坐幾個鐘仲食得好飽,超值!兼令我隱約看見前面還有點曙光。世上荀工並不多但總不是絕跡香港,好人在世上大概也沒死清光,至少,我過去確實遇見過不少,只是暫時離我有點遠而已。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