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斯杜化問:幾時變了純良小綿羊?你套貓爪到底藏到哪裡去?

我不知道,可能是少用了,不再年少,所以沒有氣盛吧?還是累了,該好好睡一睡?

做人做事總有底線,受夠了我便會轉身走,糾纏太久多費唇舌都無謂。醜陋的面孔有太多種,非天使變魔鬼,也非魔鬼扮天使,任胸襟多廣,也不願與怪物為伴。還不趕快逃,只怕蠶食後遺下的肢體會腐爛。

如釋重負,心安理得。

小貓張牙便是虎,放馬過來吧!難道我的技倆只得貓爪嗎?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