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問是那些對工作有要求的人,然而一天到晚吸得太多冷氣味會感到窒息。缺氧太久,幾乎忘了呼吸的感覺和氧氣的味道,我只想在我還記得如何呼吸之前,回到一個有氧氣的地方,清理一下壞死細胞,尋回那些不知不覺喪失了的批判思考及讀寫能力,以及基本的自主空間。

一點也不奢侈,只是需要一點勇氣。一向計劃多於行動,今次倒應該作個主。

有些事我一直忘了,多得熊先生提醒:去年六月,到底是什麼驅使我拋下一份上司勁同事好、福利一流兼穩定而又能給我成功感的工作毅然來到這裡?當時對個人及工作的期望,如今達成了或可望達成沒有?

懂了,不用擲毫。

事情不能重來,但這一年我倒不是白過,知道自己愛什麼不愛什麼,什麼的東西適合自己,又有什麼東西是我不能接受的。遇過的人見過的事,善良的邪惡的,還有吃過的cheese cake和tiramisu,都在心中(和肚裡!)

朋友同事都紛紛來問我下一站要往哪裡去,誰說一定要找下一個落腳點才能起飛?好吧,實際一點,接下來有好些計劃要完成,自己的別人的,要一星期三天去沙灘的美夢恐怕難圓,那麼兩天吧!:P  但我還是不介意多接幾個散打,好夠我填飽肚!有工開不妨找我!

給我一點時間,呼一口氣,再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