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明知又要撞到穿頭爛額也堅持繼續害己害人不肯承擔不願收手,另一個明知死路一條也栽個頭下去陪葬,那麼我哩?一向沒幾多貢獻,也沒資格開句聲的,只有坐著乾急,等事情發展至一個不可收拾的地步才放聲大哭一場吧,這樣應該會比較省力。

這就是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