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年代初香港UFO電影最愛懷舊,當然還有王家衛,告訴我們懷舊跟戀物色色相關,要不然就沒有紅極旅遊業的老牌金雀餐廳。當一切「過去」都觸及不 到之時,便要靠那些有代表性的地方、物件,像魂魄附體一像,間接找到一點點慰藉,所以愛懷舊的人都愛收藏。沒錯,一本有皺痕、有霉味、收藏多年的日記,總 比一click即開的Word檔案來得有感情。

聽說 Nostalgia 演化成現代人的悲情浪漫之前,它曾十七世紀被視為一種疾病,能醫的,都是靠鴉片之類的「解藥」來醫治。又有文化研究人認為現代人出現懷舊情結, 源於生活在資訊快工作忙人工智能社會裡,相對low-tech的年代,「舊」便代表確實可信,在父母保護下的成長期回憶就能帶來安全感。那麼,到底懷舊是病還是鴉片?我不懂。

回憶總是美好的,因為我們選擇性回憶,選擇性失憶。所以我不介意分享別人的「想當年」,也愛看歷史,總之跟自己沒相干的就好。童年回憶沒有為我帶來安全感,相反提早揭示醜惡人性、恐懼和失望,盡量能忘的都忘了便好。那條暗黑的長走廊,因為你的回憶令它添上色彩,轉化成你的夢幻遊樂場,可知道那曾是我上刑場的路。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