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又充實)十一月 part 2 從翌日星期六 14/11 開始,先到維園的 Mardi Gras:

舊公司的其中一大傑作,從赤柱廣場搬到維園的 AIP,決不是一般嘉年華,還有十分高質素的 parade,別以為這是因為得到贊助商支持的百萬製作,要是給你幾百萬你又是否control得宜,做出這種規模的節目?想不到這種傑作是由一間上上下 下合共只有十個全女班員工的公司所為吧!這是我其中一個非常佩服 YAF 的原因。

幾百支旗幟全由同學仔創作,也有art booth教你即時實地製作 flying fish,唔係派架!小朋友,要玩就要自己做!:

當然focus盡在行得走得的巨型木偶:

下一站是圓方 The Grand Cinema,我首次當監製的長片《慢性中毒》要上映了!開幕電影全院滿座,上周加開了一場,還有一場在22/11,買飛趁手:http://www.thegrandcinema.com.hk/movie_content.aspx?visMovie=687#

主演:彭敬慈,蔣祖曼,高少敏,鄭湘玲

導演 / 編劇:許雅舒

演員們和 crew members 聚首一堂來張大合照吧!

同日再下一站:荃灣大會堂 “Being Gidon Kremer The Rise and Fall of the Classical Musician”。作為 classical music 門外漢的我,舊同事介紹了 Igudesman & Joo,在 youtube 看完他們以古怪騎尼但創意到不得了的「把戲」奏古典音樂,於是非常感興趣,果然沒有令人失望。

音樂世界我不太懂,對他們的認識就是從這一個音樂會,他們融入大眾卻不是靠奏麥兜,笑談藝術商品化但依然賣飛賣碟賣個滿堂紅,卻沒有墮入(落)在流行王國之中,捍衛 classical music 不被 music business 吞噬之餘仍然可以大紅大紫發光發亮而沒有在迷失。這些都是創作人面對的根本問題。

一天跑了三個活動,從 community arts 到 independent film 到 classical music,Gidon Kremer 的話為這天作了一個 conclusion+inspiration:我們不必挑戰觀眾,也不用去取悅觀眾。如何在兩者之間作出平衡(非compromise),最是值得思考的題目。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