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線播木村主演的《change》,錯過了第一集,我不知道木村如何無啦啦由小學老師當上內閣總理大臣,上星期看第二集,講他剛上任第一天,就有一大堆上手遺留下來的文件要簽署,結果他沒有求其簽,反而孤立無援地發現+解決一宗因為政府建堤壩而導致大量水母出現並影響漁民生計的控告,當中一句:如果政府是做錯了,便應負上責任,即使傾盡國庫也要賠償給受影響的村民,並儘快回復原狀。

這種話好普通,也夠天真,只有在電視劇才會出現。當然吧,因為現實生活裡,沒有政府真正考慮我們要的想的是什麼,大前提從不是民眾意願也不是民生,結果嘛,就只有高鐵事件。

才24歲的朋友說他今天嘗到了胡椒噴霧,進不得退不下,封鎖之下傳媒也不得加入。今天晚上的衝突,跟六四事件初期又有幾大分別?

怕,不怕?

註:那位24歲的小兄弟是我老友的細佬,他不是抓鐵馬的白痴,只是個忙於拍下一切發生的事的白痴,逃不及便在旁遭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