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日,「節」後重生,早上還在公司大肆收拾,差不多下午3時逃到中環The Brunch Club,在超肚餓的情況下,一邊開會一邊吞沒了一頓由早/午/下午茶餐合併而成的一大碟egg benedict,才沒多少個小時後,與老細旭在「飯堂」dan ryan再度喪吃,慶祝他步步高升,好明顯,未正式踏入連放5天的復活節假期,我已被注定給養得肥肥白白。

4月2日,為免轉眼成豬,早上一個人跑了半小時步,下午一個人連看兩齣電影節的節目(”Sweet Rush”及”I Killed My Mother”),再一個人到dressed吃了一大煲salad,然後一個人去了染髮,行書店,買了本sophie kinsella的小說,旨在非常消閒,回家吃媽媽煮的飯,這就是生活。

4月3日,周六,繼續活化肥脂肪,早上到瑜伽中心(我入會的那所瑜伽中心沒有騙財兼關門),下午與朋友甲一同虛度一個下午,閒逛之餘並目睹一名滿臉呈灰白色配以紫色咀唇的陳姓男子,即使是神也不能帶病硬頂十幾場演唱會...

晚上,同行的人一向自稱自己好adventurous,卻不是太enjoy潛上某舊大廈6樓品嚐一頓阿拉伯咖哩,0車!

4月4日兒童節,沒有做運動,卻一早吃個甜的:

名叫warming heart的cup cake配上decaff latte,來自mira hotel的coco,好味到震!唯一失望的是,那不太像一家cafe,卻是一個corner...

吃飽,看了齣超好看的bollywood film:”3 idiots“,中譯《三傻大鬧寶萊塢》,題材簡單之極,處理卻非同小可,一陣笑死你,一陣要你含著兩泡淚,蠃得全場幾十次掌聲加尖叫歡呼。還有一奇異發現:主角Aamir Khan長相有點像黃秋生,又有點像吳彥祖!@@ 還有點似樊少皇!別問我為何這樣極端,你看過便懂!

晚飯去了河內道香之香讚岐烏冬試試,其實除了侍應麻麻地professional之外,我覺得都幾好味,就是清清的合我齋妹口胃,何解open rice咁多人鬧?不過我承認,我們都是煌蟲:

不消10分鐘:

很efficient。

剛好遇上同學bigbig與菁仔都在尖咀出沒,adhoc喝了兩round,與舊朋友相聚亂噏一番總是最快樂的。

4月5日,沒有去拜山,依然跑步及跑電影節,中村義洋繼續他的一貫作風,讓最荒謬的事發生得如此make sense,《宅配男金色搖籃曲》(Golden Slumber) 沒有令我失望!導演總是在告訴我們,凡事總有他/她/它出現的原因,視乎你如何找到關聯,以及幾時察覺其重要性。意義深長啊!

4月6日家庭樂,下午請壽星婆婆飲茶,這個甜品拼盤實情是我的主菜:

吃罷到大會堂看我今年電影節的最後一炮:”Secret in their Eyes”,晚上電影迷餘波未了,回家看一個月前錄影而今時今日才看的奧斯卡頒獎禮,煮了一個即食麵然後覺得還是餓於是再添多個,陪著我這頭毛茸茸的小魔怪,完結我一連五天半、暫時人生中覺得最爽最無憂的復活節假期。